• <tr id='2f901'><strong id='2c0f4'></strong><small id='050bc'></small><button id='b5a05'></button><li id='9d903'><noscript id='5acfc'><big id='a11bd'></big><dt id='d5bf9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2d980'><option id='0393d'><table id='e0358'><blockquote id='bb09f'><tbody id='0d46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3f983'></u><kbd id='7147f'><kbd id='a82d2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96aa'><strong id='dcef7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3dd5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585b5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dde9e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ed3ff'><em id='c6078'></em><td id='2c81e'><div id='06af0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11eb'><big id='15fa1'><big id='8aa9d'></big><legend id='adee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0905'><div id='d1a61'><ins id='d1eba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091a1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3a27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35b0'><q id='84cd0'><noscript id='b6bb6'></noscript><dt id='a4b8e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4857d'><i id='392e'></i>
                企业融资徐学明: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需要“
                作者:华人彩票    发布时间:2018-12-25 07:48    已浏览:

                来源:未知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23日,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。本次论坛以“美好中国:敢当与前行”为主题,旨在致敬改革开放40年,展望发展新愿景。邮储银行副行长徐学明出席论坛并发表主题演讲《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,需要“政银企”协同发力》

                  “当下,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难是阶段性、周期性、体制性因素叠加的结果。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,民营企业贷款仅占25%。由于渠道不畅,一旦企业流动性出现问题,很快就会波及到债券、信贷,甚至资本市场。”徐学明在演讲中列举了一组债券违约数据:截至今年12月,在19.8万亿元的信用债中,已经出现违约的债券共236只,涉及的债券总额为2050亿元,违约率为1.04%。其中,2018年新发生的违约债券114只,违约金额1190亿元,其中民企占比76.9%,接近八成

                  民营企业信贷不良率攀升、债券违约、再融资困难、股票质押爆仓等问题,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。那么,该如何破解呢?徐学明认为,这需要政府、监管、银行和企业四方协同发力

                  对此,徐学明提出了四点建议:第一,政府要着眼于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;第二,监管部门要坚持市场手段和行政手段“两手抓”,促进商业银行把源头活水引向民营企业;第三,商业银行要坚持服务实体经济的初心,对各类企业一视同仁;第四,民营企业要加快转型、稳健经营

                  在“政府要着眼于打造良好的营商环境”方面,徐学明提醒:要坚持权利平等、机会平等、规则平等,降低营商成本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。同时,要使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,加快推进减费降税;要有效约束央企、国企举债行为,避免挤出效应

                  在“促进商业银行把源头活水引向民营企业”方面,徐学明建议,应该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统筹使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工具,通过定向降准、扩大抵押品等方式,加大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力度。12月19日,央行创设了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MLF)”,TMLF资金可以使用三年,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对此,徐学明认为: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化手段,特别是定向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,可以说目标靶向非常精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与此同时,徐学明认为,金融服务民营企业,光靠银行一张资产负债表独木难支,应加强多层次融资市场建设。建议在规范的前提下,要给影子银行留有适度的发展空间。希望监管机构对理财非标资产给予一定豁免或政策支持,引导理财资金更好地服务民营企业、服务实体经济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十届北大光华新年论坛,以“敢当与前行”为题,紧扣时代脉搏和社会关切。这次论坛召开的时点非常好,恰逢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闭幕之际,让我们能够更准确地把握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。今天,我发言的主题是“破解民营企业融资难题,需要政银企协同发力”

                  12月18日,习总书记在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讲话中强调指出,“必须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,毫不动摇鼓励、支持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,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作用,更好发挥政府作用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活力”。结合学习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,针对当前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,下面我谈两点思考

                  提到民营企业贡献,大家通常会用“56789”这几组数字来概括,这里,我想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,其一,民营企业大多数是中小微企业;其二,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是“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,一荣俱荣、一损俱损”。近一个时期以来,民营企业遇到的流动性困难,主要是再融资和股票质押出现了问题。我认为,另外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部分民营企业自身经营遇到了困难。这里,我举一个汽车制造业的例子:近两年来,钢铁价格上涨,这一状况必然向下游传导,由此导致汽车制造业成本上升、业绩下滑,再加上市场需求疲软,最终车企的日子一定不好过,数据显示,今年大部分车企都是负增长。短期看,市场表象为车企不景气,从长周期看,它一定会再反向向上游传导。刚才,中国建材集团宋志平董事长做了精彩演讲,他是业内公认的优秀企业家,拿中国建材来看,它的上下游应该有很多中小微企业

                  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已经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,国有企业多处于产业链上游,在基础产业和重型制造业等领域发挥核心作用,民营企业越来越多地提供制造业产品特别是最终消费品,两者是高度互补、相互合作、相互支持的关系,他们是利益攸关的共同体。从这个角度看,救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也是在救国有企业,更是在救中国经济

                  我有一点不成熟的思考,在经济潮起潮落中,我们能否不再按所有制来划分,能否不再给企业贴上特殊标签?所以,我衷心地希望将来对企业类别的划分能按着大型企业、中型企业、小微企业这一标准

                  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,是一个世界性难题。当下,我国民营企业融资难是阶段性、周期性、体制性因素叠加的结果。据不完全统计,现在银行业贷款余额中,民营企业贷款仅占25%。由于渠道不畅,一旦企业流动性出现问题,很快就会波及到债券、信贷,甚至资本市场。这里,我列举一组债券违约数据:截至今年12月,在19.8万亿元的信用债中,已经出现违约的债券共236只,涉及的债券总额为2050亿元,违约率为1.04%。其中,2018年新发生的违约债券114只,违约金额1190亿元,在这里,民企占比76.9%,接近八成

                  民营企业信贷不良率攀升、债券违约、再融资困难、股票质押爆仓等问题,已经引起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。那么,该如何破解呢?我认为,这需要政府、监管、银行和企业四方协同发力

                  基于刚才讲的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是产业链的关系,我们就需要从传统固化的观念里走出来,转向用全新的现代化产业链理念来认识国有和民营经济。借鉴竞争中性原则,要全面深化各项改革,强化竞争政策的基础性地位,创造竞争中性的市场环境、制度环境。要以市场化、法制化手段,公平公正地对待各类市场主体。要坚持权利平等、机会平等、规则平等,降低营商成本,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的活力。同时,要使积极的财政政策加力提效,加快推进减费降税;要有效约束央企、国企举债行为,避免挤出效应。我们非常欣喜甚至是惊喜地看到,12月21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,对进一步加快经济体制改革已经做出全面部署

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还要加强诚信体系建设,提高各级政府依法行政水平,执行政策不搞“一刀切”,避免出现忽左忽右的局面。比如对民营企业债务纠纷,最近个别地方出现了司法部门打着保护民营企业的旗号,不允许债权人依法开展资产保全,这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,是典型的“要么不作为,要么乱作为”

                  针对政府如何做好中小企业服务这一问题,我们可以借鉴美国小企业管理局的一些做法,该局是美国联邦政府机构,成立于1953年,其主要职能是向中小企业提供政策支持,包括获取贷款融资、获取政府补贴、获得政府采购公平份额等。这一机构对帮助占全美企业总数95%以上的2300多万家小企业发挥了重要作用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监管部门要坚持市场手段和行政手段“两手抓”,促进商业银行把源头活水引向民营企业

                  要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,统筹使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工具,通过定向降准、扩大抵押品等方式,加大金融支持民营企业力度。12月19日,央行创设了“定向中期借贷便利(TMLF)”,TMLF资金可以使用三年,利率比中期借贷便利(MLF)优惠15个基点,目前为3.15%。我觉得,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市场化手段。其利率低,有利于商业银行降低融资成本,提高风险定价能力;同时期限长,可减轻银行流动性压力;特别是定向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,可以说目标靶向非常精准

                  在引导银行资金流向民营企业方面,监管部门既需要适当强化窗口指导,对金融机构有硬约束;同时也要坚持按市场规律办事,放松行政管制,推进监管创新,减少政策执行及市场运行的摩擦成本,实现银保监会郭树清主席强调的,“要推动形成对民营企业敢贷、能贷、愿贷的信贷文化”

                  金融服务民营企业,光靠银行一张资产负债表独木难支,应加强多层次融资市场建设。与国有企业相比,民营企业对非标融资和非银融资的依赖性更强,所以,要充分发挥银行表外融资、证券、保险、基金、信托、租赁、社保等多种融资模式的作用。影子银行是传统银行业务的必要补充,近年来,对民营企业融资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,为此,建议在规范的前提下,要给影子银行留有适度的发展空间。目前商业银行都在积极落实资管新规,着眼于打破刚兑,推进产品向净值化转型。希望监管机构对理财非标资产给予一定豁免或政策支持,引导理财资金更好地服务民营企业、服务实体经济

                  同时,还要切实落实好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的要求,打造一个规范、透明、有活力的资本市场,提高直接融资比重,使民营企业特别是创新型企业能够及时获得资金支持,以加快创新型国家建设

                  毫无疑问,目前在服务民营企业方面,商业银行是主体,我们要勇于挑起大梁。银行服务民营经济,一要解决思想认识问题。我们要认识到,实体经济是金融的根基,金融是实体经济的血脉,银行和企业是命运共同体,实体经济好,银行才能好,所以银行必须扑下身子服务实体经济、服务民营企业, 在确保稳健经营、可持续发展、防范系统性风险的前提下,尽量让利给企业。二要重构评价标准。银行评价一个企业,要不惟所有制、不惟规模大小、只看优劣,好的企业应该是符合国家产业引导政策、聚焦实业、专注主业、竞争力强、负债合理、公司治理健全规范、企业前景良好。对于这样的好企业,要敢于给它贷款,敢于买它的债券,敢于通过投贷联动为企业提供金融组合服务。三要健全风险定价机制。当前经济运行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信用风险加大,这对商业银行风险定价能力是个考验,所以就需要建立更加有效的信用风险评估和约束机制,通过合理定价来优化资源配置,提高效率。四要完善内部考评机制。其核心要义是针对民营企业贷款,要给信贷人员落实尽职免责

                  这里,再谈一下融资贵的问题。我觉得,在破解融资难之前,讨论融资贵没有前提基础,也是没有意义的。我们要善于抓主要矛盾,先解决民营企业能融到资的问题,然后再谈如何降低融资价格。银行是经营风险的企业,“一手托两家”,一方面要保护存款人的利益,有效控制风险;另一方面,要通过提供信贷融资等金融服务来支持实体经济发展。发放贷款,就涉及一个风险定价问题,银行的贷款利息收入要能覆盖资金成本、运营成本和风险成本。目前,大、中、小型企业的信贷不良率分别为1.19%、2.55%、3.39%,单户授信在5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信贷不良率已超过4%,而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大体在2--3%,运营成本2%左右,这样算下来,银行对小企业贷款的综合成本在7--8%。这里,我还有一个关于美国大银行对小企业贷款利率的数据,它的区间在5--11%,完全采取风险定价。应该说,当前我们正处于经济下行期,风险成本快速上升问题不容忽视。同志曾经讲过,“要把银行办成真正的银行”,我理解,其要义是不能把银行办成财政,在这方面,历史上有过深刻的教训

                  打铁还需自身硬,当前一些民营企业出现流动性困难,既要看到有客观的外部因素,更要从企业自身查找原因。比如,有的法人治理结构不健全;有的企业野蛮生长,盲目铺摊子,盲目多元化经营,冲淡主业;有的在企业经营情况好的时候过分加杠杆;有的信息透明度低,等等

                  近一个时期以来,社会各界对民营企业呵护有加,支持民企发展的各项政策措施渐次落地。我相信,接下来,广大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一定会享受到越来越多的阳光雨露

                  在此,我也向民营企业发出呼吁:一要坚定信心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做出判断,我国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,而且,在加快经济体制改革部署中,很多措施对民企、小微企业都是利好;二要加快推进企业转型。要紧紧围绕国家战略来开展工作,比如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、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、推进乡村振兴战略、深化推进“三去一降一补”等等,企业发展要跟上经济转型的脉搏,要学会伴着音乐节拍跳舞。三要专注主业,行稳致远。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主业经营,民营企业家要心无旁骛,埋头苦干。四要合理控制杠杆。对于企业而言,金融杠杆有如“魔杖”,用的好可以“撬动地球”,用不好可能会把企业推向万丈深渊。同时还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,珍视自身信用,坚持合规经营,切实履行社会责任

                  刘晓蕾:徐行长您好!非常感谢您刚才从政府、监管机构、商业银行和民企,四个方面给我们阐述了怎么解决民营企业、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。我其实有这样一个问题,说实话中小微企业融资难、融资贵谈了很多年,不是一个新鲜的课题,好像到今天一直没有非常好的解决这个问题。我自己有一个疑问,因为中小微企业或者是民营企业,天然是风险比较高,如果我从不良率来看,大的企业可能是1%,中小微可能要达到3%甚至是更高,面对这么高的不良率您从银行的角度来讲怎么能够平衡,一方面有融资需求,国家也倡议给他们融资,但是另一方面他们确实面临贷款风险比较高的问题呢

                  徐学明:刘教授,您的判断是非常准确的,的确是小微企业的风险相比于大企业是比较高的。作为银行怎么平衡好,满足客户的融资需求和自身有效控制风险之间的关系,我觉得可以从三个维度来看这个问题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一,商业银行要有效控制信用风险,或者说是尽量降低它的风险成本。比如说要通过精细化管理,严格贷款的三查,要选好行业、选好企业,贷前检查,精细一些,还要做好贷中审查和贷后检查。我们过去常讲叫“查三品、看三表”,“三品”是人品、产品、押品,我们看人品就是看企业、看老板有没有还款意愿,你的信用状况怎么样。看产品,是考察第一还款来源;看押品,是第二还款来源。当然现在很多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押品不足,这就需要我们去创新一些产品,通过这些措施来有效地控制或者是降低它的信用风险。这里面我知道您实际是想问一个风险定价的问题,的确我们要优化风险定价模型

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商业银行要通过加强运营管理来有效降低运营成本,这点也是非常重要的。现在我们习惯讲ABCD技术,要通过AI、区块链、云计算、大数据等技术,以及信贷工厂等流程优化来有效降低运营成本

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对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,银行要把融资和融智结合起来,帮助他去管理风险,邮储银行很多情况下就是这样做的。例如我们会帮助企业做资产负债表,做行业分析等

                  刘晓蕾:感谢您!另外咱们谈银行融资,多少年来银行资金是企业的最主要的资金来源,因为银行的资金属于债权融资,有没有可能股权融资,比如说股权众筹这样的融资方式,目前还面临一些限制,比如说200人的上限,您觉得国家有没有在某种程度上放松融资渠道呢

                  徐学明:您的这个观点是相当一部分民营企业家和小微企业主关注的问题,光靠银行一张资产负债表支持民营企业、小微企业是独木难支的。现在老百姓603883股吧)的存款有理财化趋势,这里,我们可以从投资和融资两端来看:一方面,中国的中产阶层快速上升,现在是4个多亿了,全社会财富管理或者说是大类资产的规模,大概在110-120万亿,如果剔除重复计算也有六七十万亿。老百姓需要增加财产性收入,要找到更好的投资出口。另外一方面,从融资方看,是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,我觉得他们既缺资金,更缺资本,从这个角度看,您的观点非常正确,尽快扩大股权融资问题值得全社会来深入探讨。银行机构、监管机构两者如何架起一座桥,让我们通过把合适的产品卖给合适的客户,来帮助百姓投资,帮助企业融资。客户有不同的风险偏好,选择存款则利率较低,风险也小;理财产品收益会高一些,客户风险等级从PR1到PR5,不同客户可以对应不同风险和收益的理财产品。如何搭起这座桥呢?我们热切地期待政府和监管部门能够有所放松,这一点非常有必要。比如说刚才您提到的众筹上限是200人,邮储银行理财产品销售,平均单人购买的金额大概在20万元左右,一个人20万,200人是4000万,这对于很多规模以上企业可能不解渴。所以,我们衷心地希望通过适当放宽标准,以及创新产品来解决两端都找不到出路的问题。这里面是大有文章可做的

                  刘晓蕾:我再想问一个相对比较尖锐的问题,今年无论是因为外部中美贸易摩擦,还有内部的经济下行压力等等,今年整个经济确实是面临着很多的压力和困难,不知道您对未来,明年的经济形势有什么样的预期和展望呢?能不能好一些呢

                  徐学明:实际上,前天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已经非常好地回答了这个问题。两个判断:第一个判断,当前经济稳中有变、变中有忧,国际形势较为严峻,国内经济下行压力比较大。第二个判断,当前乃至今后相当长的时期内,中国仍处在重要的战略机遇期。特别感觉能够给全社会提振信心是七项工作的安排,比如深化改革方面。刚才我用了一个非常欣喜、甚至是惊喜地看到,中央已经对全面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做出安排,像国企改革,要政企分开、政资分开等等。我感觉我们应该对未来抱有充分的信心! 信心在哪里?信心在于我们全党把工作重心放在经济建设上,放到全面深化改革上。下一步在中央的坚强领导下,我们就要撸起袖子加油干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是冬至,大家都吃饺子了,昨天太阳移到南回归线,接下来该往北走了,可是今天比昨天还冷,但我觉得随着太阳一步一步往北移,未来我们一定会感受到春天的温暖。我想中国经济从长远发展趋势来看,一定会向好的



                相关推荐:





                媒体关注   News center
                站内搜索   Site Search
                Copyright © 2018-2022 华人彩票 版权所有
                服务热线:027-87317028 邮编:430071 传真:027-87319263-8209 公司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洪山路64号湖光大厦东7楼